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一线|马斯克透露:私有化特斯拉计划早在两年前就已萌芽

2018-08-14

腾讯《一线》纪振宇 8月14日发自硅谷

在公开宣布计划将特斯拉私有化后,马斯克的举动遭到了外界普遍质疑,甚至遭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交易真实性的调查,美国当地时间13日,马斯克自宣布私有化后再度发声,对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计划做了进一步详细说明,其中透露了私有化的计划甚至在两年前就已经萌芽。

在当天发表的一篇公开博客文章中,马斯克就外界对特斯拉私有化计划的主要疑问进行了解答,包括资金从哪里来的问题。对此,马斯克表示,大约两年前,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就与他就将特斯拉私有化的事项进行了多次接触。

“他们第一次见我是在2017年初,”马斯克在文章中说,“因为他们希望分散化投资减少对原油的依赖,当时就表达了(将特斯拉私有化的)兴趣。”

马斯克表示,在这次见面之后,双方又进行了几次会议,沙特方面不断强调了进行特斯拉私有化的兴趣。他表示,沙特主权基金有着“比私有化交易所需多得多的资本”。

在马斯克上周宣布私有化消息前夕,沙特主权基金在公开市场上已购入特斯拉约5%的股份的消息也传出。马斯克称,双方要求再进行会面,会议是在7月31日进行,在会议上,该基金的主管表达了之前未能推进特斯拉私有化交易的遗憾,并且又强烈表达他对于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支持。

马斯克称,从他当时的意见来看,对方不希望有其他的决策者参与进来,并且急切地想促成交易。

马斯克表示,在7月31日的那次会议后,我对于沙特主权基金能够将交易完成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所以这就是为何他在宣布私有化消息的当天在推特上说“资金已到位”(funding secured)的原因。

在宣布私有化消息后,马斯克称,他继续与沙特主权基金的主管进行了密切沟通,对方也表达了对于进行财务上和其他的尽职调查,以及从他们内部获得批准的支持。

马斯克在文中还透露,除了与沙特方面进行沟通以外,还在于其他一些潜在投资者进行接触。他表示,在向董事会提交详细的私有化计划之前,完成这些必要的沟通是妥当的。

马斯克还在文中强调,此次私有化交易所需的所有资金都将是股权形式而非债务形式,这意味着此次交易将不会是通常意义上公司进行私有化所进行的标准的杠杆收购。他认为,进一步加重特斯拉的债务是“不明智的做法”。

在上周宣布特斯拉私有化后,外界分析认为,按照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特斯拉私有化所需资金量大约在700亿美元。

他表示,特斯拉私有化需要超过700亿美元的资金这样的报道显著夸大了实际所需要的资金量,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仅适用于在私有化后决定不再对公司持股的股东。

“我估计目前持有特斯拉股票的投资者中,大约三分之二将在私有化后继续持有公司股票。”马斯克说。

马斯克表示,接下来他将继续与投资者进行接触,并且已经与财务咨询方就交易的潜在结构和选项进行了相关调查与研究,如果最终的私有化方案得以顺利提交的话,将会由特斯拉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进行一项评估,目前该委员会以及法律咨询顾问团队正在组建中。如果董事会最终通过私有化方案,还将需要监管方的批准以及通过特斯拉股东投票。

以下为马斯克博客文章全文:

正如我上周二宣布的,我正在考虑特斯拉的私有化,因为我相信,这有利于我们的股东,确保特斯拉能以最佳状态展开经营,并推进我们的使命,即加速向可持续能源的转型。随着我继续思考这个问题,我也想回答自上周二以来外界的一些疑问。

到目前为止发生了什么?

8月2日,我通知特斯拉董事会,以我的个人能力,我希望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完成特斯拉的私有化。这个价格比当时的股价,即约350美元有约20%的溢价率(自8月1日公布第二季度财报以来,股价已经上涨了约16%)。我提议采取这样的一种交易结构,即任何希望在特斯拉私有化之后继续成为公司股东的投资者都可以这样做,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仅适用于选择这个方案的股东。

在董事会外部董事首次讨论我的提议之后(我和Kimbal都没有参加),董事会召开了全体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我向董事会介绍了已在进行中的融资谈判(详情见下文),并解释了为什么这样做符合特斯拉的长期利益。

会议结束时,所有人都同意,作为下一步,我将接触特斯拉的一些大股东。多年来,我们最大的投资方一直非常支持特斯拉,因此理解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继续作为私有化后特斯拉的股东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在别人不相信特斯拉的情况下,他们仍然相信特斯拉,他们也非常相信我们的未来。我告诉董事会,在完成这些讨论之后,我将会向董事会报告。

我为什么要公开宣布此事?

我与最大股东展开有意义讨论的唯一方法就是坦率地告诉他们,我希望将公司私有化。然而,只与我们最大的股东分享关于私有化的信息,同时不与其他投资者分享同样的信息,这样做是不对的。因此我很清楚,正确的做法就是公开宣布我的想法。需要明确的是,当我公开宣布此事时,就像这篇博客文章和我关于这个话题的所有其他讨论一样,我是作为特斯拉的潜在竞购者在为自己发声。

我为什么说“资金已经确认”?

回到两年前,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多次联系我,讨论特斯拉的私有化。他们首次与我会面是在2017年初,当时他们表达了这方面的兴趣,因为他们迫切需要在石油行业的基础上进行多元化发展。接下来的一年里,他们又与我举行了几次会议,多次表达他们的兴趣,并尝试推进私有化交易。显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拥有足够的资本来执行这样的交易。

近期,在沙特主权基金通过公开市场买入近5%的特斯拉股份之后,他们主动要求再开一次会。会议于7月31日举行。在这场会议中,基金的董事总经理对我之前没有推进私有化交易表示遗憾,并再次表达了对特斯拉私有化交易资金层面的强烈支持。我从他那里了解到,不需要其他决策者,他们迫切希望推进此事。

在7月31日的会议结束后,我毫无疑问认为,与沙特主权基金的交易将会完成,目前只是如何推动过程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已经确保资金”的原因。

在8月7日宣布这个消息之后,我继续与沙特主权基金的董事总经理展开沟通。他表达了对推进一系列事项的支持,包括资金的确认、其他尽职调查,以及他们内部获得批准的评估流程。他还询问了关于公司如何私有化的更多细节,包括所需的股份比例,以及是否存在监管层面的要求等。

另一个需要强调的关键点是,在任何人被要求就是否私有化做出决定之前,计划的完整细节将会公布,包括计划使用资金的性质和来源。然而,这样做还为时过早。我正在继续与沙特主权基金讨论,也在与其他多家投资方展开讨论。这是我计划一直要做的,因为我希望特斯拉继续拥有广泛的投资者基础。在向独立的董事会委员会提出详细方案之前,我们最好先完成这些讨论。

还需要澄清的是,私有化所需的大部分资金将来自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这意味着,这将不同于企业私有化时通常的标准做法,即杠杆收购。我认为,让特斯拉背负大幅增加的债务是不明智的。

因此,一些报道称,需要超过700亿美元才能完成特斯拉的私有化,这过分夸大了实际的资本需求。每股420美元的收购价格只适用于不希望投资私有化后特斯拉的股东。我目前最乐观的估计是,持有大约2/3股份的现有股东将继续投资私有化后的特斯拉。

接下来要做什么?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我上周二宣布这个消息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而公平的,这样所有投资者都能同时获得同样的信息。现在我将继续与投资者对话,并聘请顾问评估可能的交易结构和选择。除此之外,这将让我更准确地了解,如果我们私有化,特斯拉当前的公共股东中有多少仍将继续保留股东的身份。

在最终方案提交时,特斯拉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将展开适当的评估。据我所知,这个委员会已经在组建过程中,而委员会中还将包括它所选择的法律顾问。如果董事会最终批准方案,那么还需要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而方案将被提交给特斯拉股东进行投票。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