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SEC想要调查并处罚马斯克和特斯拉 但过程长且繁琐

2018-08-16

腾讯科技讯 8月15日据国外媒体报道,自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宣布私有化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9天的时间了。许多投资者都在想,监管机构究竟何时会对马斯克这种随意泄漏重大商业信息的行为进行裁定和处罚。

不过根据历史经验来看,这可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关于此次争议的核心在于马斯克8月7日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私有化资金,但事实上并没有足够的细节来支持他的这一说法。在接近一周的时间之后,他又在Twitter上表示来自沙特阿拉伯政府的主权财富基金已经与自己开始接触,而这家基金一直以来就表示有意将这家电动汽车厂商私有化。

证券行业的律师们表示,通过马斯克发布的信息来看,特斯拉私有化的资金来源并不可靠,甚至这是一种明显误导投资者的行为,而SEC很快就会针对特斯拉和马斯克进行调查。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不一定。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平均调查时间大约为两年,而这样的时间周期往往会让很多交易员们感到非常沮丧,尽管他们正在不断翻阅着马斯克的推文,并试图随时评估他是否真的安排了银行家和律师为自己的交易提供建议。不过尽管华尔街非常想让SEC迅速裁决马斯克是否违反了证券法,但来自华盛顿的监管机构表现可能会让人感到失望。

SEC调查过程

目前SEC正在收集证据,证明特斯拉的高管在整个过程中所犯的错误。在这次“特斯拉事件”调查中,可能需要获取马斯克和特斯拉公司的电子邮件、短信和通话记录。而马斯克的律师根本不会轻易接受SEC的调查,并且会利用法律手段对其进行“还击”,而这种反复的拉锯过程可能会持续几周的时间。然后SEC的律师们会查阅分析自己获得的所有文件,确定最应该质疑和调查的目标。

“我不认为外界了解SEC调查的强度、文件的数量和其它类型的证据有多么的可怕。”Goody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特蕾莎·古迪(Teresa Goody)表示,她曾在SEC法律顾问办公室担任总法律顾问。

SEC的官员也可能希望与来自沙特阿拉伯的主权财富基金成员们进行对话,以了解马斯克的公开声明是否准确的反映出了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但想要让外国机构和公民老老实实合作,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尤其是调查的目标身处海外,想要通过传票获取证词的方式,并不一定奏效。

需要澄清的是,SEC并没有直接指控马斯克或特斯拉有任何不当行为,如果SEC裁定马斯克或特斯拉违反了法律,那么就会直接提交“韦尔斯通告”(SEC对在美上市公司进行民事诉讼前发出的非正式提醒,接到通知的上市公司可以在收到正式诉讼前跟SEC进行沟通和协商),通知调查目标未来该机构的执法部门会对该公司进行诉讼或制裁。

双方的博弈

辩护方律师通常可以对“韦尔斯通告”进行反驳,如果SEC认为辩方的观点合乎情理,那么就会选择放弃诉讼。而SEC委员们则会投票决定是否最终与辩方和解,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双方要进行大量的谈判,整个过程也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

另外一种事情进展速度变慢的因素就是SEC对特斯拉的审查超过了马斯克发表推文的时间范围。根据彭博社在8月9日的报道来看,SEC位于旧金山的办公室已经开始调查特斯拉关于产能和销售目标的公开声明。

如果SEC决定要对马斯克进行惩罚,根据过去的案例来看,处罚金额最多也就是千万美元级别,这对亿万富翁马斯克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负担。除了罚款之外,有时SEC还会采取另外一种惩罚措施,那就是任命临时人选担任该公司的高管或董事。但被告往往会对这种制裁措施进行反击,因此只有监管机构掌握了操纵市场行为的确凿证据后,才会使用这种制裁措施。

想要搞清楚SEC调查并处罚一家公司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安然公司的丑闻就是一起很好的例子,该丑闻也被外界认为是上市公司不当行为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在安然公司披露其正在接受调查的消息接近一年的时间之后,SEC也没有执行任何一项执法行动,而该案件是在安然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后的第八个月才提交。

调查优先级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双方的这场“斗争”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SEC前执法律师斯蒂芬·克里明斯(Stephen Crimmins)表示,马斯克高调的言论以及推文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会让SEC对其的调查提升到高优先级的首要任务状态。“SEC的工作人员都想要加快调查速度,”克里明斯表示。“因为要收集的信息毕竟有限,因此他们很有可能在几个月之内就完成这项工作。”

对特斯拉股东来说,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SEC的调查是否真的会影响马斯克和特斯拉的私有化能力。“显然这没有任何帮助,”前SEC委员约瑟夫·格伦德费斯特(Joseph Grundfest)说。“在我看来,SEC的积极调查可能会变成一项执法行动,不会让特斯拉轻易的达成这笔交易。”格伦斯菲斯特现在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教授。“马斯克显然在考虑一种前所未有的结构,让特斯拉以股权为基础进行融资,而并非是债务。如果没有SEC对马斯克和特斯拉采取行动所面临的额外风险,那么想要做到是很难的事情。”(编译/音希)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